您的位置 : 完美网 > ag现金开户|开户资讯 > 洛瑶小海ag现金开户|开户_洛瑶小海ag现金开户|开户名字

洛瑶小海ag现金开户|开户_洛瑶小海ag现金开户|开户名字

今天小编带来民间异闻录ag现金开户|开户,这本ag现金开户|开户是描写洛瑶,小海之间故事的ag现金开户|开户,该ag现金开户|开户作者是夏三蓝,????因为和几个美女玩了一个游戏,我的脸上被烙上了人脸地图,这张图是一切恐怖事情的开端……

民间异闻录

推荐指数:10分

民间异闻录在线阅读全文

第5章尸坑异虫

阿常,陈一兴都彻底地傻掉了,陈一兴原本还很关心段小茹,但是现在他看段小茹的目光有了畏惧,他甚至退后了两步,似乎想和我们拉开距离。

陈一兴的动作落在阿常眼中,阿常是个急性子,现在他正烦着,看到陈一兴这样就说:“你要是想走就走,这事也和你没多大的关系。”

陈一兴捂着小腹,尴尬地看了我们一眼:“阿常说得对,这是你们的事,与我无关,我就先走了。”

没等我们回话,陈一兴转身就走,头也不回。

梁清音苦笑着说:“这家伙还想追小茹,垃圾!”

我说:“人的本能反应就是自保,我们中了尸气,他当然害怕,走也是人之常情,无需在意。”

梁清音说:“我买下了阵盘之后的第二天就发现有斑痕了,我以为是癣只是买点药来涂,没想到越来越多,本来想明天去医院看。小茹,对不起,我没想到你身上也有。”

段小茹摇头说:“是我自己好奇心重,还连累了林海……。”

我打断了段小茹的话,问梁清音:“你在哪里的天桥买到阵盘?能不能再找到那个人?”

“羊城大道新城天桥,我不知道他还在不在那里摆摊。”

我说:“明天去找找看,现在去我家吧,我要找点资料再决定怎么处理,尸毒可以解,不过尸毒有很多种,要对症下药才行,我担心的不是尸毒,而是阵盘里的凶煞。”

我住的地方是一栋临街的三层旧洋楼,一楼以前租给一个叫豪爷的人做古董生意的,豪爷进了一批来路不明的古玩被警察捉了,因为涉案金额太大,被判了二十年。

豪爷已经五十多岁了,坐二十年牢的话已经七十多岁,能不能活着出来也不一定。他脾气也有点怪,无亲无故,平常只有我这个小房东跟他能坐下来聊聊,可能是见我经常去监狱探望他,他把店里的货和大部份存款留都给了我。

我爷爷也有留下一笔不少的存款给我,所以我没有动过豪爷的存款,他店里的东西也原封不动地摆在一楼,一楼再也没有租给别人,我有空就会去打扫灰尘,放虫药老鼠药,不让店里长虫养老鼠。

我让阿常他们在二楼的客厅先坐一下,我自己上了三楼的书房,从书架上找到异鬼搜记,这本书是我家传的。豪爷看过,他说这本书是手编孤本,有钱也买不到,要我好生收藏,也许将来能用得着,没想到真被豪爷说中了。

翻到猛鬼八方杀那一页,书页的中间画了一只有几条触须的怪虫,看上去有点像无壳的鲎虫。怪虫下注有几个字,尸坑异虫。

书中说猛鬼八方杀阵盘是用一百张人皮和百年棺底石制成,里面养的鬼是从埋葬大量尸体的尸坑里捉到的尸坑异虫。这咱虫子十分凶猛,可发出影响人的大脑电波,使人产生幻象。虫子不惧火,如果阵盘用火焚烧,虫子就会破困而出,如同恶鬼出笼,附于人身,控人成偶,嗜血残酷。

我没想到所谓的恶鬼竟然是一只可以影响人大脑的虫子,我整理一下思绪,继续往下看,古句晦涩难懂,不过大概的意思我能明白,猛鬼出笼之后如很凶猛,来去无影,钻进人的身体里,控制人的一切,像僵尸一样杀人吸血。无法破解,中者必死,身体成为傀儡,被尸坑异虫驱用。

听我把书里的内容翻译完后,阿常他们皱起眉头,都在想一个问题尸坑异虫究竟附在谁身上了?

我说:“阵盘分阴与阳,异虫有两头,阴极的虫子肯定会附在女人身上,而阳极一定会附在男人身上,我们八个人,四个在这里,都没有被附身,那只有陈一兴和另外三个女人有可能被附身。”

阿常说:“如果按你说的,陈一兴肯定被虫子给附身了,我打电话给他,跟他说一下。”

我说:“没用的,要是真被附身,虫子已经掌控他的大脑,可能连他的记忆也被掌控了,打电话过去只会打草惊蛇,最好的办法是我们假装不知道,先把尸斑的事解决了。”

梁清音的脸色很难看,双眼已经被泪水模糊:“我不知道会变成这样,要是陈一兴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不能愿谅自己,你们之中有一个出事了,我陪你们去,一命偿一命!”

阿常拉起梁清音的手:“别说傻话,你也不想的,我和林海会想办法解除你身上的尸毒,虫子的事我们无能为力,只能不去管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!”

梁清音无助地看向我,我无奈地摇头:“尸坑异虫本身就是阴气极盛之物,带着尸气,我们只是接触阵盘表面就中了尸毒,要是尸坑异虫附身,必死无疑。”

我仔细地询问梁清音买到阵盘的情形,确定没有遗漏才叫阿常去超市买几味中药回来,这向味中药对尸毒有疗效,不过只能阻止尸毒恶化,治标不治本,效果大小也很难说。

阿常出去后,我问梁清音和段小茹:“中药是煲来泡澡的,你们是回去再泡还是在这里泡?”

段小茹说:“我不走。”

梁清音也说:“我家里没人,回去没人商量,我们留在这里可以么?”

她们都是来这个城市工作的,家人在另外的城市,这里除了朋友之外,没有亲人。

“当然可以,放心吧,我自己也中了尸毒,一定会想办法治好的。”

我自小就跟爷爷走遍了大山,寻龙脉,挖地宝,尸毒中过几次都被我爷爷用偏方给治好了,今晚先清除一些尸毒,明天再用偏方祛尸毒。

中药买回来后,我用大煲煲了三桶水,调好水,让段小茹和梁清音一起去泡,我自己先用一个盘子泡手,等她们泡过了我再去泡。

阿常坐在一边,看着我不哼声。

我被他看了几分钟,受不了:“你有话就说,别这样看着我。”

阿常说:“你太冷静了,不害怕?”

我说:“你也知道我爷爷是风水师,到处去给人看风水的,我自小就跟他,直到十四岁才回到家乡,这期间我什么东西都见过,相信我,刚才发生的事对于我来说家常便饭。倒是你要小心,最好离开,我们都有尸毒,对你的身体影响不好。”

“会死人?”

我摇头:“死人倒不会,不过有损阳气,可能会得病。”

阿常说:“既然不会死人,那我不走。”

我很清楚阿常的脾性,现在我有事,就算赶走,他也不会走。

一个小时后,梁清音和段小茹从浴室出来,两气息好了很多,身上的尸斑淡了不少。

段小茹高兴地说:“药虽然有点怪味,不过很有效,看样子再泡几次就会没事了。”

我打碎了段小茹的幻想:“不可能,明天我会试着拔毒,要是无法拔除,我们就要另想其他办法了……你们戴了美瞳?。”

民间异闻录

民间异闻录

作者:夏三蓝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????因为和几个美女玩了一个游戏,我的脸上被烙上了人脸地图,这张图是一切恐怖事情的开端……

ag现金开户|开户详情